教育

Tuesday, August 30th, 2011

冰原探險車的成功能夠促進生物燃料發展

王文洋說冰原探險車的成功能夠促進生物燃料發展 這應當能“振奮每個瞭解能源獨立重要性的台灣人” 台灣台北訊 – 王文洋所贊助的一支主要國家探險隊於去年冬季成功從陸地跨越南極。他說,探險隊前導車的表現肯定了,即使是在最為極端的溫度條件下,生物燃料仍然運作良好,從而可能加快此類燃料的商業生產。這應當能“振奮每個瞭解能源獨立重要性的台灣人,”他說。[雖然台灣溫度宜人,與南極洲的溫度根本不同,據中央氣象局報導,台灣在去年經歷了最為寒冷的冬季。] “汽車燃料必須在包括極熱和極冷的多種情況下運作,而不能發生故障,從而化為蒸氣或防冷凍,”王博士說。“我高興能夠贊助這一重要的探險。探險幫助展示,即使在極冷時,生物燃料仍然是實用的交通運輸燃料。對於考慮此類代用燃料商業生產前景的企業家和投資人,這是非常重要的。對於台灣民眾,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在尋求降低對進口石化燃料的依賴度。” 王教授是一位物理學家,他在其2008年所著《重建美麗的台灣》一書中將能源獨立列為台灣的當務之急,並提及生物燃料– 及核能和其他替代能源– 作為最有希望的能源之一。 南極探險隊 幕恩•雷根十人南極探險隊由經驗豐富的北極旅行家安德魯•幕恩和安德魯•雷根率領,於2010年11月25日離開聯合冰川,並透過地理上的南極,於2010年12月9日抵達羅斯冰架(Ross Ice Shelf)。探險隊然後沿原路返回,於 2010年12月17日返回聯合冰川。這一4,000公里或 2,400英里旅程花費20天12小時30分鐘。 王博士是已故的實業家王永慶長子。他與母校倫敦帝國學院合作,擔任探險隊的主贊助人。他曾在該校就讀,後來也在該校任教。 探險隊的前導或“偵察”車命名為王文洋生物啟發冰原探險車(WWBIV),完全由 E85乙醇燃料驅動。大部分此類燃料現在利用玉米和甘蔗製造,雖然多家公司正在實驗利用其他植物製造燃料,其中包括垃圾和海藻。這對台灣等沿海國家可能具有特殊意義,王博士說。 除冰原探險車外,另外兩輛車用於運送探險隊隊員及其器材以進行科學實驗。其他科研包括在極端溫度下,評估帝國理工學院研製的一個新的健康監測裝置;評估冰原探險車的運作情況,及生物燃料在極端氣候下是否有任何問題;繪製隕石地圖並拍攝隕石;及採集和分析雪樣。 生物醫學工程學院位於王文洋生物啟發技術中心,這是王博士資助的另一慈善企業。 …

Monday, August 29th, 2011

王永慶的遺產:公平、責任、學習、領導才能

將近一年之前的本周,我們收到噩耗:家父王永慶在美國的家中過世。 我將在本周於私下和公開場合紀念家父,而過去一年我反思了我們之間的許多對話,及給予作為長子的我的許多訓誨。這些教誨現已成為他遺產的一部分,也是我自己的生活和價值觀的一個重要元素。本著這一精神,我撰寫本篇回憶文章。 這些年來,家父和我用上無數光陰,討論許多專題,包括商務、政治、科學、人性及作為仁者的意義。他對這些問題均具有豐富的知識和非常強烈的意見。 過去一年來,我梳理了自己的許多記憶,並注重家父在我青少年期所傳授的四個核心生活教誨。家父一直認為這涉及優先事項,明智地利用時間和不斷地勇往直前。凡有幸與家父私交者,均可告訴各位,他從不停下來,面對生活的挑戰和機會,他奮勇沖出,一馬當先,因此總是比任何人看得更遠。 家父對我耳提面命的這四個教誨就是公平、責任、學習和領導才能。因此,直至今天,我仍然牢記這些教訓。我經常想起驅動家父的動力是什麼,及我如何能夠以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紀念家父。 家父幼年生活貧寒,並從未忘記。因此,他教誨我 :要在生活中有品德,就必須對所有人公平,而不論其生活情況如何。 家父還教誨我:社會中最幸運者具有幫助不太幸運者的道義責任。他還教誨我:長子根據中國傳統應當承擔更多責任。雖然承擔這些責任有時似乎非常困難, 他告訴我,絕不應當視這些責任為負擔,而應視為福氣。 他還教誨我有關教育的重要性。雖然他的正規教育在比較年輕時即已終止—在1930年代本屬尋常—家父從未停止學習。他總是保持好奇心。他總是尋求對問題的解決方案或者更好的方法。他鼓勵我闖蕩世界,追求自己的教育,鼓勵我從事學術生涯,因為這使我能夠向他人傳播知識。 最後,家父向我傳授領導才能。世界上最偉大的將領因在戰場上身先士卒,而非在後方運籌帷幄而揚名。他們不會命令部下獨自前進;他們的戰鬥口號是“跟我上。”這就是家父表現的領導作風– 領導人以身作則。 家父注重實幹。他有目標,並知道如何實現而且瞭解路途上的障礙。在這種情況下忘掉課本:瞭解你希望實現什麼,以最低的成本和最高的效率完成工作,這就是家父的核心哲學。 但是,最終,我必須說我想念家父。家父已過世一年,並在諸多方面留下一個虛空。現在我知道,填補這一虛空的唯一方法,就是遵循他在幾十年前為我繪製的路線圖;遵循你的核心價值觀念和生活教訓,一切都會好起來。我在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想到這點,但是,今天我有機會感謝家父與我分享這些教誨。 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