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

Monday, March 5th, 2012

美台之間的自由貿易議程

王文洋著 將近20年之前,在有關《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美國辯論中, 協定的反對者呼籲國會拒絕這項建議,因為它可能導致其他國家開展自由貿易談判。 建議的支持者回應說批評者不無道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雖然可能導致各國爆發自由貿易談判,但是這對全球經濟來說是一件好事;因為國家之間減少貿易壁壘將使大眾獲益。 二十年前,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美國的決策者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展開辯論;從那以來,已締結了有數十項雙邊和多邊自由貿易協定。根據我的計算,此類協定涉及100多個國家。 例如東協集團(汶萊蘇丹國、柬埔寨、印尼、老撾、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與澳大利亞、印度、日本、紐西蘭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和南韓都締結了自由貿易協定。 而中國則與智利、哥斯大黎加、香港、澳門、尼日爾、巴基斯坦、秘魯、紐西蘭、新加坡及泰國和東協集團締結了自由貿易協定。 歐洲聯盟(歐盟)則與歐盟之外的大約二十多個國家締結了自由貿易協定。 印度除了與東協締結自由貿易協定之外,還與加拿大、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南韓、斯里蘭卡及泰國簽署雙邊貿易協定,以及與南亞自由貿易區(SAFTA)國,即阿富汗、孟加拉、不丹、馬爾代夫、尼泊爾、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及MERCOSUR國,又稱南錐體共同市場(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烏拉圭) 締結了自由貿易協定,並正在就類似協定與歐盟進行最後談判。 類似的例子還有更多。 正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支持者樂觀地預測,自由貿易確實具有「傳染性」,而且亦如他們預測,減少和消除限制性的貿易壁壘對世界經濟大有裨益。 在巴西、中國和印度等國,數以百萬計的貧苦大眾因為自由貿易而擺脫了從前掙扎求存的生活,第一次成為消費者。許多人更成為中產階級,享受以前遙不可及的生活水準。 雖然台灣處於獨特的外交處境,只與二十多個國家保持外交關係,但台灣成功地與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巴拿馬締結若干自由貿易協定,還在與新加坡談判達成一項類似協定。 正如《美國中央情報局世界年鑒》所描述,台灣擁有“充滿活力的資本主義經濟”– 2010年出口額接近2740億美元,因此,更多的自由貿易協定顯然有利於台灣,其中以美台自由貿易協定最為適當。 雖然此類協定擁有相當大的政治支持,但在現時情況下似乎並不可能。美國聯邦參議員約瑟夫Ÿ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以前是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他去年在華盛頓發表講話,具體呼籲奧巴馬行政當局與台灣談判,締結該協定。利伯曼說:「很奇怪,諷刺的是,台灣與中國大陸的貿易關係可以說比其同美國的貿易關係更加自由。」 情況不應如此。 據估計,2010年美國向台灣出口260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並進口約值360億美元的台灣製造電子產品、塑膠和其他商品,令台灣成為美國第九大貿易夥伴。 …

Tuesday, August 30th, 2011

冰原探險車的成功能夠促進生物燃料發展

王文洋說冰原探險車的成功能夠促進生物燃料發展 這應當能“振奮每個瞭解能源獨立重要性的台灣人” 台灣台北訊 – 王文洋所贊助的一支主要國家探險隊於去年冬季成功從陸地跨越南極。他說,探險隊前導車的表現肯定了,即使是在最為極端的溫度條件下,生物燃料仍然運作良好,從而可能加快此類燃料的商業生產。這應當能“振奮每個瞭解能源獨立重要性的台灣人,”他說。[雖然台灣溫度宜人,與南極洲的溫度根本不同,據中央氣象局報導,台灣在去年經歷了最為寒冷的冬季。] “汽車燃料必須在包括極熱和極冷的多種情況下運作,而不能發生故障,從而化為蒸氣或防冷凍,”王博士說。“我高興能夠贊助這一重要的探險。探險幫助展示,即使在極冷時,生物燃料仍然是實用的交通運輸燃料。對於考慮此類代用燃料商業生產前景的企業家和投資人,這是非常重要的。對於台灣民眾,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在尋求降低對進口石化燃料的依賴度。” 王教授是一位物理學家,他在其2008年所著《重建美麗的台灣》一書中將能源獨立列為台灣的當務之急,並提及生物燃料– 及核能和其他替代能源– 作為最有希望的能源之一。 南極探險隊 幕恩•雷根十人南極探險隊由經驗豐富的北極旅行家安德魯•幕恩和安德魯•雷根率領,於2010年11月25日離開聯合冰川,並透過地理上的南極,於2010年12月9日抵達羅斯冰架(Ross Ice Shelf)。探險隊然後沿原路返回,於 2010年12月17日返回聯合冰川。這一4,000公里或 2,400英里旅程花費20天12小時30分鐘。 王博士是已故的實業家王永慶長子。他與母校倫敦帝國學院合作,擔任探險隊的主贊助人。他曾在該校就讀,後來也在該校任教。 探險隊的前導或“偵察”車命名為王文洋生物啟發冰原探險車(WWBIV),完全由 E85乙醇燃料驅動。大部分此類燃料現在利用玉米和甘蔗製造,雖然多家公司正在實驗利用其他植物製造燃料,其中包括垃圾和海藻。這對台灣等沿海國家可能具有特殊意義,王博士說。 除冰原探險車外,另外兩輛車用於運送探險隊隊員及其器材以進行科學實驗。其他科研包括在極端溫度下,評估帝國理工學院研製的一個新的健康監測裝置;評估冰原探險車的運作情況,及生物燃料在極端氣候下是否有任何問題;繪製隕石地圖並拍攝隕石;及採集和分析雪樣。 生物醫學工程學院位於王文洋生物啟發技術中心,這是王博士資助的另一慈善企業。 …

Tuesday, August 30th, 2011

首都以外的思考

台灣台北市訊 – 這裏正在開始進行一個重要的對話,討論將我們的中央政府從台北市—台灣最大、最北的城市遷至處於台灣更南方的城市。從1886年以來,台北市一直是首都。 對於某些人,將一國之都從一座城市遷至另一城市的想法可能有些異想天開。但是事實並非如此。許多國家都曾遷都。若干國家曾在最近幾十年中遷都。此外,一些國家亦正在考慮遷都,包括日本。 例如,美國將其原首都從北方的費城遷至南方的華盛頓特區。但是,這是大約220年之前,當時美國人煙稀少,是個新國。因此,在叛亂士兵攻擊美國國會之後,將國家政府遷移至一個更加安全的地點不失為良策。國會在1790年通過一項法律,授權設立新都。10年之後即1800年,美國的立法機構在新的“聯邦設施”舉行第一屆會議,至今仍保留當日的特點。 另一較近期的例子,,南美最大、人口約為兩億的國家巴西在1960年遷都。巴西不僅僅是讓其中央政府收拾行裝並從舊都里約熱內盧遷至另一地點,而是雇用世界知名的建築師Oscar Niemeyer在國家的中心地區設計一座全新城市巴西利亞。遷都之前,該地區人煙稀少,類似沙漠,水和植被很少。今天,這是一個繁華的現代化名勝,人口超過250萬。 其他國家也曾遷都。澳大利亞於1927年將首都遷往坎培拉,後者是另一規劃的城市。1999年,在統一之後,德國將政府所在地從波恩遷至柏林。就在去年夏季,印尼總統蘇西洛·班邦·尤多約諾(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宣佈,他正在認真考慮將首都遷出雅加達。他提供兩條理由:雅加達擁有將近960萬人口,過於擁擠,交通堵塞,污染嚴重,容易發生地震;而國家的其他地區需要促進經濟發展。 名單不一而足:伯利茲、象牙海岸、哈薩克斯坦、馬來西亞、尼日利亞和坦桑尼亞均曾在過去幾十年中遷都。 這些國家的領導人決定遷都的理由多種多樣:地理、人口密度、交通堵塞、經濟發展、污染、安全。 其中許多也是台灣領導人應當考慮的遷都理由。 作為台灣的國都和經濟活動中心,新台北市和台北市佔台灣總人口中百分之三十(或將近650萬人)。由於人口如此高度集中,交通擁擠,房地產價格高漲,犯罪率上升,環境受到污染和惡化。 將首都南遷不僅能夠減輕上述問題,而且能夠為新首都居民及其周邊地區帶來經濟利益,修正台灣北部和南部之間的失衡。這還將幫助分散政治力量 – 現在政治力量集中在北部而有損於南部。 還有實際的理由:台北靠近數座火山,容易遭受地震,並由於地球上多變的氣候造成的更多的夏季雨量而容易遭受洪災。台北附近還有三座核電廠,造成額外風險。 如果台北發生類似日本今年早些時候發生的地震和海嘯那樣的巨大自然災害,台灣的政府和經濟都可能陷於停滯。正如美國選擇一個更加安全的政府所在地,台灣可能也應當這樣做。 一個新的首都可展示現代化建築物和傳統文化的混合,為南部居民提供新的經濟機會,並解除危及台北生活品質的擁擠。 …